六合开奖结果

行业新闻/NEWS

写自己的诗文与心灵更契合

2018-08-15 13:50

杨克此次的诗书个展,涵盖斗方、中堂、条幅、横披、对联、匾额、长卷及扇面,多是他近年书写。而作品所书写的诗文,绝大多数也是他本人原创,出自他30多年来写下的诗文。
 
展览的名称就出自他那首脍炙人口的诗歌《我在一颗石榴里看见了我的祖国》。“我手写我诗”对杨克来说,是一种随性。“其实擅长笔墨的古代大家,亦有赖于自身的悟性和天分,方能守成出彩,挥洒个性。从而形成独特的韵味与格调,不带他人影子,见字如面,见字见心。我注意到他们书写的内容,也多出于他们自己的创作。”
 
遵守古代书写的法度却不过度强调技术化是杨克对书写的态度。在他看来,写字不教条技术,可能会在技术层面不够熟练,但也显得朴拙、本色。写字本身也变得更心灵化、精神化。“所谓文字,本来就是记录思想、交流见识、承载语言的符号。”
 
书写自己的东西往往会倾注充沛的情感。杨克举了个例子,比如,古代文人写自己的文章,妙句偶得之,非常激动与投入。因此运笔飞快,一气呵成,神采飞扬,往往忘记蘸墨,于是飞白、枯笔会比较多,观者也能感受到写作者情绪的流动。而当临帖时,临到精彩的地方往往有意布局、设计,反倒失了一种趣味。
 
艺术策展人、诗人牧野谈及这一展览时认为,“当代诗人的自由体新诗,如何带入书法,实现诗书一体的现代书写转换?杨克给出了新文人书法的一种可能。新诗书写侵入文人书法,自出奇妙,别有生趣,能够激活文人书法在现代生活语境的表现力。”
 
翻开中国古典诗词,我们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。《唐诗三百首》传播很广泛,很多诗词我们很熟悉其中一两句佳句,但不记得其他诗行。杨克也发现了这一现象,唐诗的传播方式给他带来了新的启发。
 
“新诗往往比较长,有的诗行也很多。为什么不把新诗中精彩的、优美的、充满哲思的几句诗行提炼出来,通过书法的方式得以传播呢?一首诗中最精华的句子让大家能耳熟能详,也是一种有效传播。”杨克如是说,“这也是一种推广新诗的新尝试,对中国古典诗歌的一次回望。”
 
互联网为诗歌的传播提供了很多有利的条件,杨克也认为,新诗的传播也要顺应时代的变化,多去探索,善于利用多媒体的平台去传播新诗。